卓帅气

扩列扩列扩列私聊扩列好吧!!

孩子挺努力的了 夸夸他吧!

我是一个穷华山

我是一个穷华山,穷,但没有志气!!

穷是什么样的体验?
穷到逛青楼泡不到蔡居诚!
穷到点香阁的老鸨天天碰瓷我还赔不起!
穷到因为打老鸨被抓进监狱没钱赎身!
穷到涿剑时买不起需要的兵刃图样!
穷到天天喝酒吃胡辣汤就是没钱加件衣服!
穷到能打坐绝不药物补血!
穷到玩不起门派闲趣!
穷到每星期才敢问一次随缘卦!
穷到凑不齐钱买江湖行商的货单!
穷到现在还穿得花花绿绿像叶修一样!
穷到一百多级了还顶着惊鸿冠出门!
穷到买不起一滴醉!
穷到只能四处乱跑砍竹子捏野草!
穷到盯着别人的打造台盯到自己能用!
穷到靠柞木酒来补蓝!

穷华山打本天天被踢
要和尚
要奶妈
就是不要穷华山!
干脆在招募的时候加一句:不要华山谢谢

想当年单刷十二连环坞这样凄凉的事还在眼前
你们结义要奶
收徒要奶
交友要绑定奶
华山呢 又穷又冷 你们有人在乎华山吗 有吗!!

(所以慢亭吹雨了解一下👌我也想要绑定奶)

爱上喻文州的50个理由

说五十个是因为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我得保证天亮前我得睡觉……那么开始吧!

1.你再找不到似他般温柔的男子了,他只望着你笑,你便丢盔卸甲主动缴械迅速沦陷了。
2.护短这种特征完全加分!完全令人安心感膨胀啊!!
3.老叶槽他手速时他是平静的。喻文州是体面的男人,一个体面的男人他从内向外散发的都是干净舒服的气质,这样的男人你如何能不爱他?
4.担当啊!作为蓝雨的队长,我喻一直在提高自己,也在带领全队。他清楚自己的身份也接下了这一重担。
5.喻文州的心细是不被强调而有目共睹的,蓝雨的队员们每个人都独有特质,只有全面了解他们每个人,才能发挥出他们最强的实力。喻队做的简直不能再好。这样优秀的男人我的天哪!!!
6.178CM是最最迷人的身高了不接受反驳。
7.我喻名字的第一次出现是在别人口中。那时就对这个人莫名好感莫名印象深刻。也许是因为他的名字好听。也许……从别人口中更能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他的出色和温和。那样招人喜欢那样的好名声。说真的,我想,所有人在提到喻文州的时候都会感到像午睡时被阳光盖住一样……舒!胡!我男人能让别人也很喜欢这让我感到非常骄傲让我更更更喜欢他了!
8.我喻的睿智不多说了,抵抗不了那种有头脑的男子。
9.自信。自信是一种很强的魅力。喻先生拥有这样的魅力。我喻啊,他的从容来源于他的自信,他的睿智给予他自信。他的围笑.jpg里带着的是温和认可内敛和自信。即使手速略逊色,但他仍能与顶尖并肩不卑不亢闪耀出自己的光芒。太!撩!人!了!
10.真是越写越喜欢他。没错我喻是一个有深度的男子啊。如果一个人能让你一直发觉一直感受到他的好,能让你一直一直甚至越来越喜欢他,那他该有多优秀。喻文州就是那样一个人,你会持续沦陷直到老死

我真困了醒了就再写表白我喻!

【和平饭店】安利这部剧啊!(周围都没人看qwq)雷佳音嘴贫巨可爱 白夜和虎啸龙吟都结束了可以抽空追一追是不是
优酷有资源(顺便提一句 齐木和凹凸都可以在优酷上看诶 我才发现 b站的慢一集)

整部剧都在一个场景发生……大概吧我也才看了三集 画质emmmmm特效emmmmmm还有一些戏剧态的舞台效果emmmmmm但是还是让你觉得很好看很想追啊!制作的很认真的感觉啊,有新颖的剧情和感觉,又有熟悉的本土神剧味道糅合出的感觉巨几把爽!拜托你们去看啊……

【喻黄】让我为你做只鸡吧❤(闭眼滚键盘系列

1.
南方的冬是没有雪的 冷意会蹭着窗沿溜进屋内 寒气随着人入了室内便死皮赖脸赖着不走 也仅有床褥之下床榻之上才得以残存些许暖意
黄少天已经赖床好几日了 仗着冬凉的借口(和喻文州的娇宠)
是那股暖意困住了他
他的意识是想要起来的

真的(你信?

2.
冬日的晨 喻文州穿着法国绒的老年棉服坐在床边 而黄少天仍蜷缩在被窝里不愿露头

黄少天:喻队 手机递我一下
喻文州:嗯
黄少天:哇我可爱的小机机为何你这么冰哦
喻文州:毕竟手机也有坚强地活在被窝之外呢
黄少天:不 不要这样比较啦 人类是很脆弱的(•́ω•̀ ٥)

黄少天:喻队你看朋友圈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周泽楷送了孙翔一箱六个核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圣诞祝你长脑”哈哈哈哈哈哈>( ̄▽ ̄ =  ̄︿ ̄)<

等等 Σ(ŎдŎ|||)ノノ  圣诞?

完了‼(•'╻'• ۶)۶

3.
黄少天这两天躺太久彻底睡懵了 忘了提前给喻队准备礼物了 现在急救还来得及吗

短时间的  =͟͟͞͞(꒪ᗜ꒪ ‧̣̥̇)
喻文州喜欢的  =͟͟͞͞(꒪ᗜ꒪ ‧̣̥̇)
要有诚意 诚意诚意 最重要的是诚意=͟͟͞͞(꒪ᗜ꒪ ‧̣̥̇)

啊 有了 ପ( ˘ᵕ˘ ) ੭ ☆

4.
黄少天:喻队 让我为你做只鸡吧

喻文州:……

5.
黄少天是一个非常有行动力的好青年
喻文州出门后才一个多小时黄少天便从被窝里走了出来

好的 欢迎各位来到黄大厨的小课堂
咳咳
做白斩鸡
最重要的当然

就是鸡

给喻队吃的鸡 那当然不能是普通鸡

需得是能淌过滚滚红尘 越过八寒地狱 自刀山而下火海而上 实力非凡 英勇无畏 气质异于常鸡的

6.
几分钟后 楼下超市送过来一只洗好的蛋鸡

7.
切葱也是很重要的

一家葱 要切得整整齐齐

才好看

8.
姜的地位要比葱高一些

黄大厨是个专业的厨师
他认为 普通的姜 是不能直接下去炖的

必须得是

洗干净剁成块的 姜 才炖得香

9.
以姜和葱做简单汤底 直接煮至沸腾 与此同时下料酒去味

这一步就这样过了

过了?

傻吧你 黄大厨可没那么天真

这一步的关键就是 记得加入鸡 一起煮

10.
煮好后捞出放凉
开始整理蘸料
酱油*٩(๑´∀`๑)ง*
香醋*٩(๑´∀`๑)ง*
香油*٩(๑´∀`๑)ง*
蒜泥*٩(๑´∀`๑)ง*
还有什么
没了吧

黄大厨把刀放下认真百度

-end-
我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喻黄】(花絮)bgm是最重要的!

正文部分链接⬇️
(1)获得性bgm入耳症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a3e099
(2)正义化身黄大爷
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abe056
(3)喻hug.jpg
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b0b90c
(4)是名为喜欢的心情
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b4e7ee

-------------
花絮部分


1.
黄:有这么喜欢白斩鸡吗,表白都要选在有白斩鸡的店。
喻:本来也是想定在法式餐厅之类的高级餐厅的,但是私心里还是想要和全世界最喜欢的人吃全世界最好吃的菜。

黄://////////

2.
黄:总感觉喻队你啊,没有失算过呢。
喻:有的哦。一连两次的失算。
黄:哪两次。(好奇.jpg)
喻:你没有察觉到我的喜欢这件事,我真的是有点意外的。
黄:还有呢?
喻:带你去吃白斩鸡这件事。
黄:什么意思?
喻:如果你拒绝我,我以后要用什么心情面对那盘鸡。这样悲惨的事完全没想到,这应该是我人生中做过最不严谨的事了。

3.
黄:仔细想想确实应该察觉得到喻队你的心意的,穿越这样的事发生之后能顺利走到现在完全是喻队你在支撑啊。这样想来,喻队对待我大概真的很特别啊。
喻:现在才注意到吗?看来是不够特别。
黄:我的错我的错....
喻:看来我得好好思考一下以后要怎么对你更特别些。

4.
喻黄两人从粤来粤好餐馆出来时,黄少天说:“还想在相处久一点....”
喻文州说:“再去什么地方待一会儿吧。”
黄少天:“可以吗?”
喻文州:“你想去哪。”
黄少天:“我来决定???去哪都行吗?”
喻文州:“嗯,你来定。”

5.
喻文州被领到网吧门口的时候心情有点复杂。
这地方他不是第一次进,但之前进网吧的契机都是抓捕嫌犯这样的事。他们总是偏爱这个地方,所以来得勤些。
黄少天拿着卢瀚文给的身份证刷了两个机位,想到提前托卢瀚文从网上买好账号卡,黄少天就忍不住赞美自己。
黄少天对年轻老板娘道了声:“过会儿送两瓶可乐上来行吧。”
年轻老板娘笑着答应后,黄少天转身拖着喻文州找位置坐下了。
黄少天:“这个游戏很好玩的,试试嘛。我带你。”

6.
网吧小哥叼着烟走到二楼来把两瓶冰可乐放在黄少天和喻文州座位中间,瞥到屏幕,不禁感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厉害呢......

7.
顺利搬出警局后,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生活更加充实、美好了。

不熟悉这个平台所以不会在这里写喻黄合住的生活。

硬要形容的话,就是【哔哔哔哔哔......】这样的吧。

8.
在警局里,黄少天是有专门的工作座位的,在卢瀚文的电脑屋里,喻文州在黄少天生日当天送了他一台(某牌)电脑。
现在黄少天也会管卢瀚文吃零食的事了,小卢真是有苦没地说。


9.
黄少天成了警局里的传奇,暴力办案屡试不爽,在一次反贪腐行动的合作中引起反贪局局长韩文清注意。
韩文清:“人才。”
黄少天:“过誉。只是看人比较准罢了。”
一眼就能看透官员清廉与否,这样反科学的能力实在惊人,韩文清要求抽调黄少天到反贪局。
遭到喻文州强烈反对。

-----后续over------


(由于篇幅不够,其实是我不想写了,所以遗留了很多坑找不到合适的位置填,以下是坑与解释)



#关于相遇
喻文州本来就怀疑爆炸事件不是李德华所为,理由是爆炸范围被计算得过度精准,整个超市被炸毁所有证据荡然无存,而临街的店铺却被保存得十分完好,隔壁的商铺也都没有遭受过大的损失。这引起了喻文州的怀疑:这可能是高智力恐怖分子的作案。
事实上这是姜冯在现场上留给警察的唯一线索,当然,凭此完全不足以指控姜冯。


#关于姜冯
姜冯还是死了,服毒是真的,他对黄少天撒了谎。
流窜到g市之前,姜冯在各地,在国内外都做过大案子。手法娴熟不留痕迹,第一次写刑侦文,给姜冯的设定是全场最高最完美的角色。
正是因为太过聪明一切来之太易,所以姜冯的乐趣变得越来越少,生活变得索然无味,所以姜冯本人也很期待有人能把他抓出来。
炸超市这种事事实上没有什么动机,但契机是有的,那天他围观了李德华被搜身的事,算准了李德华会回来报复,所以顺手把超市炸了。对于姜冯,这不过是个恶作剧。

#关于定罪
的的确确,姜冯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证据留给警方,
梁易春审讯姜冯时姜冯交代了另一个域名,打开之后是一个文件,里面装着姜冯每次作案过程中录的视频,他自己为给自己定罪准备了充分的证据。
“输了就是输了”,穿越、听得到bgm这种事是姜冯怎么都料不到的,但他还是坦荡地接受了被抓捕的结果。姜冯是个坦荡的坏人呢。(对这个角色实在偏爱,特想多写他)

#关于李德华的包
李德华确实提了一个包走进超市,目的是报复。里面的的确确装的是炸药没错。但李德华怯了,于是他并没有装引爆装置,将炸药丢弃在了超市角落里。后来姜冯带走了李德华买的劣质炸药,免得影响他计算好的爆炸效果。
但李德华由于怀疑超市真的因为自己的炸药而被毁,所以在审讯过程中含糊其辞。

#关于回忆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有一段关于黄少天对穿越前生活的回忆,发生在魏琛提出交易之后,这一段出现在那里看上去有点强行有些突兀。其实我是想埋个大坑来着,打算布置一个电竞相关的案件,由黄少天潜入职业圈探案揭密的环节,还有很多情感纠结——电竞梦与喻文州之间的,所以前面做了个铺垫。但是年纪大了不乐意虐了,马上要高考了也来不及写了所以就成了弃坑很是抱歉。

#关于魏琛看走眼
荆山美玉说的就是喻文州没错。
我喻最最美好不接受反驳。

#关于作者本人
由于只有深夜有空码字所以错别字很多.....影响阅读真的抱歉。

乐乎号刚创完全没有基友有点玩不起来....

求扩列!(微博/qq互fo也完全欢迎的!)

#关于bgm
中文歌听的少,如果有的歌比较好奇又不好打日俄文的话,可以单推,都很好听的!!

【喻黄】bgm是很重要的!(4)完结

(1)获得性bgm入耳症

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a3e099
(2)正义化身黄大爷
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abe056
(3)喻hug.jpg
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b0b90c
(4)是名为喜欢的心情


正文:
-------
喻文州回宿舍时黄少天还在被子里。
喻文州:“睡着?”
黄:“没......我们现在去?”
喻:“嗯。你准备一下,我换个衣服。”
黄少天从被自己里探出头来望向喻文州。
黄:“哦,那我起来吧。但是你还是得回答我,今天为什么会有抱抱?”
黄少天还是没忍住问出口了,本来就藏不住事的少天小朋友在bgm的煽动下选择坦诚。他从床上下来,套上鞋往喻文州的方向走。
黄:“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这让我很困扰啊。喻文州,在你正义化身黄大爷面前请坦白你的罪行和动机好吧?”
喻文州仍旧不回答,直到拉上外套的拉链,才抬头对上黄少天的眼。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搂住近在咫尺的黄少天。
黄少天感觉得到,喻文州的发正贴他的脖颈,比起早上那个突如其来的拥抱,这个拥抱显得要更温柔些。
黄少天听到耳边传来熟悉的音乐声和【咯噔咯噔】的心跳声。
黄少天:“你.....你干嘛?”
喻文州:“想着带你去吃饭的时候再解释的。”
黄少天:“????”
喻文州刚换上的衣服明明是冰凉的,黄少天却在这之中感受到隔着衣服传来的,来自喻文州的温度。
莫名,令人安心。


-粤来粤好餐馆-
(虚构地点,如若撞名纯属意外)
黄少天:“你喜欢吃白斩鸡啊。”
喻文州:“嗯。怎么样?”
黄少天:“不得不说,这家店的白斩鸡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了。巨鲜,巨嫩。”
喻文州又露出他大杀四方百看不厌的温柔微笑,他大概很喜欢听到别人称赞白斩鸡,黄少天如此揣测。
黄少天:“找到这家店不容易吧,藏挺深的。”
喻文州:“是啊,试了好几家,还是他们家做的最好。”
黄少天:“倒是真不错,但是离警局这么远,局里来这儿聚餐的机会肯定不多吧。”
喻文州:“我没带他们来过?”
黄少天:“诶?小卢他们也没没来过?”
喻文州点点头,顺手给黄少天舀了一碗汤。
喻文州:“有点烫,放凉了喝。”
黄少天依旧沉浸在震惊里:“只有我来过?”
这也太容易令人误会了吧?!!他什么意思?哇这样我会乱想的哦我会乱想的哦?!!
冷静一点。
冷静一点黄少天!不要被bgm影响了你英明的判断。
先好好问清楚,一个一个问题慢慢解决....
冷静.......
冷静。

黄少天:“所以,你到底为什么抱我?”
喻文州:“因为我想啊。我想抱你来着,当时。”
黄少天:“什么叫你想抱啊!那第二个抱抱呢?”
喻文州:“一样,也是因为当时想抱。”
什么鬼,气氛变的更加暧昧了好吧!
黄少天感到自己的智商,自己的大脑快要飘走了,这种感觉,真的,好沦陷。


黄少天:“你.....你这话明显就是在敷衍我吧哈哈哈哈什么嘛两个大男人的,净乱撩。”
喻文州:“是啊。我是敷衍你。”
黄少天愣了。
黄少天:“诶?”
喻文州:“我撒谎了。”
黄少天:“......”
黄少天:“诶诶诶诶诶诶诶????”

喻文州:“当时想抱什么的,都是假的哦。想要抱你的心情其实一直都有一直都在。”💗💗💗

......不行了不行了,黄大爷完全没办法面对这个大起大落还dokidoki的心情。不愧是喻队,撩汉子都能这么高级,简直是把自己的心情拿捏的稳稳妥妥的啊?
黄少天想起之前在电竞圈里听到的一句名言:玩战术的,心都脏。


黄少天:“我会误会的。”
喻文州:“嗯?”
黄少天:“我的意思是.......”
黄少天:“....算了,可能还是我想多了吧。啊,都是被bgm带的垃圾节奏!差点就....”
喻文州放下筷子。
喻文州:“我喜欢你。”

喻文州:“黄少天,我喜欢你。”

喻文州:“啊一直没说,总觉得才相处这么短时间,竟然产生这样的心情显得很是轻浮,怕你被吓到。又觉得自己表露得这么明显不用说你也察觉到了吧,察觉到了却没有回应,所以我明白的。明白这是一个人开始一个人结束的事,可是还是想要好好表达一下,喜欢你这样的心情。”

喻文州的话讲完之后,黄少天呆滞了有半分钟,场面变的寂静,寂静的有点太过可怕。半分钟后,整个饭桌上都回荡着黄少天感叹式的质疑。
以下内容频繁出现和谐音如有不适请....喝口水缓一缓再看。
黄少天:“我.....我......我【哔】....我【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喻文州用尽一生的机智也没能理解黄少天此刻连环爆粗的原因。只听到他“我【哔】”一段停一段,停一段“我【哔】”一段,如此往复循环,不知过了多久。

期间喻文州一言不发,只是温温柔柔地等着黄少天自己平复。


------------
黄少天深呼一口气。
黄少天:“我冷静了。”
喻文州:“嗯。”
黄少天:“嘴都干了,仿佛是爆尽了毕生的粗口呢...”
喻文州:“嗯。喝汤吧,要凉了。”
黄少天乖乖喝汤,喝完放下碗,黄少天重新开口。
黄少天:“不好意思,没有及时回应你。”
喻文州:“没事。你随时讲,我都会听。”

黄少天:“交往吧。我们。”
黄少天:“虽然进展快得让人觉得不真实,但是,没办法啊,总觉得我们两个完全是天定的一对嘛。”
听到如此厚颜无耻的情话从黄少天的口中蹦出来,让喻文州难以克制自己想要把黄少天从饭桌上拽起来➡️亲亲➡️抱抱➡️举高高➡️转圈圈——的冲动!
虽然最后还是克制住了。
喻文州仍是面带笑意温柔冷静看着黄少天,内心却正高声呐喊:这个人也.......太!可!爱!了!吧!!!!

【クリスマスソング (朝九晚五的主题曲,心目中最甜的歌,用来配最喜欢的一对cp真是刚刚好)】







--------

喻文州:“所以那一堆我【哔】是怎么回事?”
黄少天:“哦,太难为情了不告诉你。”

--------
彼时的黄少天心情太过复杂太过激动一时间找不到词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是的,你没有看错,黄少天,竟然找不到词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内心爆炸之际,黄少天想要说话的心情更加强烈。
这里不得不感叹一句,“我【哔】”真的是富含人类多种情感,适用局面之广令人侧目。彼时大脑空白的黄少天仅能清晰地念出这重量非凡的两个字——我【哔】。
于是,黄少天用这两个字,填满了他完全空白的巨大空白文字气泡。

黄少天不禁感叹,念完一连串“我【哔】”之后浑身都充斥着满足感。太!爽!了!

(小朋友们不要模仿)




---------
喻文州:“少天,我们搬出去住吧。”
黄少天:“哇!好的呀!!交往之后还住在警局里确实是...不方便。”
喻文州:“我请了明天的假,可以去看房子。”
黄少天:“你已经请好了?”
喻文州:“嗯。想着如果被拒绝了就请一天假不想见你来着。”
黄少天:“诶?喻队也会躲人的?”
喻文州笑了:“真要被拒绝了,就算是我也会备受打击的啊。”
黄少天:“不敢相信。”
黄少天伸手捂脸,感觉有点....更喜欢了......
【 世界は恋に落ちている 】

--------

黄少天:“说起来,你之前说表露得已经很明显了。喜欢我这种事。”
喻文州:“不是吗?”
黄少天:“完全没觉得啊。”如果不响bgm的话。
黄少天:“其实没有很明显吧,虽然是很照顾我也很温柔,但是感觉喻队的话,对大家都很好啊。”
喻文州:“让你这么认为了吗?”
黄少天:“嗯。完全没察觉到喜欢呢。”
喻文州:“......可能因为我觉得你很特别,所以对你做过的每一件事都让我自己很在意吧。”
黄少天:“这么说起来,倒也很顺。可能暗恋就是这样吧,把与对方相关的事情在脑里自动放大,然后失去正常的判断力......”
黄少天:“哦,我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可以写下来的话。有种,哲学感。“
黄少天:“啊——才华这种东西,真的是想藏都藏不住啊。”
因为告白而心情过分愉悦的黄少天不出意料地膨胀了。

【ナツコイ 】


-完-
(花絮请不要错过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b519f3

【戏精喻黄】白雪公主

(大概会写系列文w)
黄少天吃苹果的时候说话噎到了。
一时间呼吸不上来
死掉了。

六个小恶人围在黄少天尚还温暖的尸体边上聊天。

罗辑:是死了吧?
叶修:你去检查一下。
罗辑:我可不敢。
叶修:莫凡你去。
莫凡:不要。
包荣兴:真是太好了,恶人谷的和平又回来了。

恶人谷里有个[七个小恶人组合],出道三年火遍整个恶人谷,烧杀抢掠无恶不做。而金角七人组中出道最早年纪最大资历最老的冯宪君冯小恶人,却在半个月以前惨遭毒手。

据传言,现场十分血腥。邪恶公主黄少天,不动手,不动脚,生生把一个德高望重的恶人。活活给吵昏过去。

六个小恶人一想到冯宪君捂住双耳的手没有办法拿药最后只能躺在担架上被抬进医院到现在还没出来这样的事,都十分悲痛。

安文逸:我们这样.....不太好吧。
叶修:唔.....
安文逸:好歹是一条人命啊.......
包荣兴:唔......
罗辑:唔......
乔一帆:对呀对呀,还是打个120抢救一下吧。
莫凡:我没意见。

叶修:可是他要是醒了接着吵,恶人谷的和平恶人谷的安宁可怎么办。
包荣兴:对哦对哦。我可不想听他叨叨。
乔一帆:可那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六个人围坐在黄少天周围陷入思考。

叶修:不然....找蓝雨庙那个姓喻的铃医来看看?反正也挺近的。



喻文州骑着白马来的。

因为这样比较快。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的“尸体”,将他扶起,狠狠地吻了下去。

“哦,亲爱的,希望我来的还不算太晚。”喻文州含情脉脉。

“尸体”动了,黄少天咳出一小块果肉,睁开眼。

“哦,殿下你怎么来了。您是来找我的吗?我是在做梦吗?我仿佛是死过一次了。这是在天国遇到的您吗?也对,您这样的人出现在天国我丝毫不感到意外。您这样的人就该出现在一切美好的地方。”

“哦少天公主,我很高兴我能有幸告知您您还活着。”

“我还活着?!真的吗!太好了,即使不在天国我也能遇到殿下,这个消息听起来太好了。我真的好高兴,好快乐!快乐的像是被浸在奶油蛋糕里随着气球飞到爱琴海上去。哦,殿下,谢谢你告诉我这样美好的消息。为了报答您我想邀请您和我一起住在这个美丽的恶人谷。虽然他们都是恶人,但他们对我都很好哦。”

六个小恶人一听,慌了。
包荣兴:不是,我不管你俩是在演话剧还是在拍电影。
乔一帆:我们只有一件事拜托你们。
罗辑:纠正一下是拜托喻文州医生。
安文逸:喻文州医生也好那什么殿下也好求你。
叶修:带着黄少天走吧。
莫凡:越快越好。

喻文州清清嗓子:“我亲爱的,您在哪,我便随您去哪。”

叶修:我不行了给我点根烟。



黄少天:“哦,亲爱的,您真是体贴呢。”

喻文州:“可您现在已经飞向了爱琴海,我要快快出发才能跟上您的脚步。”

喻文州:“走吧,我们去爱琴海。在那里,你不想当公主了,我们还能试试锤基,试试江周,试试宝黛。”


恶人谷又一次回归寂静。

【喻黄】BGM是最重要的!(3)

(1)获得性bgm入耳症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a3e099
(2)正义化身黄大爷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abe056
(3)喻hug.jpg
正文:
-----------


抓捕姜冯的过程意外地顺利。
数十人保持着高度戒备直到那个有些清瘦的男子被押送到警车上,押送途中也十分重视,但姜冯似乎完全没有要反抗的意思。

当然,这是好事。

在这过程中黄少天完全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在这之后也起不到什么作用。随着大队伍回到局里,便被一众人等追问“气场”一事的真相。
黄少天说不出什么,就不断打马虎,整个办公厅闹哄哄地。以至于黄少天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注意到自己耳边的歌声。【Снов осколки】
他忙回头,果然看见我们帅气的支队队长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正笑意盎然地望着自己。
什么嘛。黄少天想。喻文州怕不是在他脑子里建了个专属歌单。
被抓包的喻文州并没有躲闪,只是坦荡地迎上目光。
耳边的音乐越放越响,带动着黄少天心里莫名躁动的情愫不断滋生,以往被bgm的声响惹得一心烦躁的黄少天,此刻的内心,却在喻文州的目光中渐渐安定。

两人的对视被某位“不懂事”的小警员的追问强行中断。

“真的是机密,一点都不能透露的......这样,具体详情你们问喻队好吧!喻队什么都知道。”成功甩锅的黄少天感到自己从未有这么机智过。
黄少天再次转身回了喻文州一个得逞的笑,然而喻文州对于自己当着他面耍小聪明这种事似乎并不太介意。
“少天是警局外聘的人员,协助警局工作,但不属于在编人员。在案件中的工作内容保密指数较高,以后少天的办案细节也不会悉数告知大家。好了,休息得差不多大家就去做自己的事吧。”
一众警员听队长如此说了,也不再纠缠,乖乖回了岗位上去。便剩了黄少和喻队两人。
喻文州说:“我送你回宿舍休息吧。”


两人并排在警局过道里走着。
黄少天:“喻队,你是不是都准备好怎么解释了。”
喻文州:“嗯。”
黄少天急了:“那怎么不早点出来说,你又不没看见我多尴尬!哇那个谁谁谁的一直问我,问得我都快露馅了!你想想看,我黄某人即使身为正义化身,也还是个纯真、质朴、单纯的小朋友,哪里能独自面对这么险恶的世道!”
喻文州:“我喜欢。”

黄少天住了脚。喻文州也跟着停下。
黄少天:“什么.....什么意思?”
喻文州:“恶趣味咯,喜欢看别人紧张。”
黄少天松了一口气:“哦.....这样啊.......”
两人接着向前走着,却不再聊天。
沉默不断蔓延,黄少天虽是一言不发,心里却是难受得紧。原来失落隐藏得这么不高明吗?连bgm都清楚地知道。【tennessee】

“等一下,和我去一趟审讯室。”喻文州接了条短信,合上手机对黄少天说,“姜冯说要见你。”



-----------

喻文州并没有直接送黄少天去见姜冯,两人站在审讯室的隔间里看着坐在玻璃另一面的姜冯。

姜冯:把那个人带来见我。
梁易春:你有见过警察向罪犯妥协吗?
姜冯:喂,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工作啊。你这样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哦。
梁易春:我奉劝你配合.....
姜冯打断梁易春的话:你们警方大概还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指控我吧。
梁易春:.......
姜冯:所以现在这算是....非法拘留咯?
梁易春: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有做过不该做的就别想逃脱制裁,我劝你最好别动那种心思。
姜冯:不不不,我可是完全配合的哦!!!我连证据都给你们备好了,只要你们把逮到我的那个人带过来。(笑)我的要求不过分吧。
梁易春:.......
姜冯:这么为难的吗?
梁易春偷瞄了一眼单面玻璃,然而喻文州还在犹豫。
姜冯注意到了梁易春的小动作。
姜冯:所以说....那边站着的有可能就是我要找的人咯?就算不是,也至少是个权限比你高的吧。
姜冯带着铐手,用腿勾住椅子用力一个猛转,让自己座位直接朝向镜子对面。却见他面向着玻璃对面一脸不耐烦。
姜冯:来呀!躲着多没劲。

黄少天推开门,这是他第一次进审讯室(非隔间),不是坐在桌子对面真的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了。
从刚才进隔间开始,只要一看到姜冯,黄少天的大脑里就不断循环着马克西姆的【Croatian Rhapsody 】,紧张感渲染过度让黄少天感到格外疲劳。

姜冯:哟,这么年轻的吗?
黄少天:彼此彼此。
姜冯:说说看,怎么知道是我做的。
黄少天:哪件事是你做的?
姜冯:嘻嘻,这么鸡贼。还套我话哦!炸超市嘛,我说了,见了你我什么都招。我就想知道我到底输哪了。
黄少天:......大概,正义永不迟到.......
姜冯:你中二啊.....
黄少天:既然如此我就出去了你好好招供吧(起身)
姜冯:坐下!年轻人就是着急.....我做了什么事我自己清楚,你们手上估计任何证据都没有,光凭我口供,可判不了什么罪哦。
黄少天白了姜冯一眼,虽不坐下却也不打算离开了。
黄少天:你一个嫌犯马上就进监狱了态度能不能给爷端正点!怎么说话呢?“坐下”?你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哦!现在,是你求着我,让我告诉你真相!什么口气......

姜冯没料到面前这个少年人看着人畜无害,倒还挺强势。

姜冯:说什么求不求的倒没有这回事。要硬说也是互相交换情报,是公平交易。来来来我们坐下慢慢聊。
黄少天:你搞清楚状况,你招不招我都能用尽办法给你关进去,我要是不说你自己有多不舒服你知道。
姜冯:.........我服软好吧。
黄少天:那我先走了。
姜冯:我服了毒。
黄少天:.....?
姜冯:一个小时后和平区有六栋大楼都会被夷为平地,哦不对,数错了呢,是七栋。
黄少天:!!现......现编的吧你......
姜冯:信不信随你。
(喻文州推门而入)
喻文州一脸凝重:炸弹解除装置的位置在哪。
姜冯不说话,只冲着喻文州笑。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不敢拖延,上前去把姜冯的脚也铐在椅子上,用遥控将单向玻璃调转方向。
喻文州:我给你五分钟时间,监控录音都会关掉,只有我们三人在场,把你要问的要交代的都说清楚。
姜冯:你,出去。
喻文州:不可以。
姜冯:再拖下去我就是说了你也来不及拆咯。
喻文州依旧站在黄少天身前,一动不动瞪着姜冯。
姜冯:哦,还有五十八分钟。你自己看时间的嘛。

喻文州终是放弃了,从后腰处掏出枪递给黄少天。
喻文州:我教过你怎么用的。
黄少天:啊...嗯。
喻文州:随时击毙。
黄少天:好。
转身出了审讯室,喻文州靠在审讯室大门上,打了一通又一通的电话,布置好所有事情以节约时间。不够放心又通知魏琛带人排查有可能埋放炸药的大楼同时调查姜冯近期的行迹。
所有的一切都布置好了,喻文州便只能守在门外等里面的消息了。
是谁设计的门隔音效果这么好是要怎样?喻文州像小学生一样抱怨。

从没觉得时间一秒一秒地走得像这五分钟没有这么慢过,黄少天走出来的时候,被喻文州一把抱住。

黄少天:????
喻文州放开黄少天,也不去解释刚刚这个拥抱,直接问道:控制器在哪。
黄少天:被他藏嘴里了,刚刚被我抠出来解除掉。哦,我手用他衣服蹭干净了,可以抱抱。
喻文州:.......
黄少天:炸弹只埋了三栋楼,(此处略过三处埋雷地的描述),你们有空给它刨出来吧。姜冯服毒是假,你忘了带录音笔给我了,我让他待会儿招给梁易春听。我有点困了先去睡一觉。
喻文州:哦...哦你去吧。
黄少天:嗯.....不过刚刚那个抱抱是.....
喻文州:同事之间的安慰和鼓励。
黄少天:这样啊。
喻文州:嗯。




黄少天把自己裹在被窝里,只有他一人的时候才会如此安静。只要一扯上和喻队有关的事耳朵就不清净,明明心里又难受着,耳边却一直传来欢快跳脱的过分的声音。
姜冯听了穿越和bgm的事惨笑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停,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败在了这么不合常理的意外之下,笑了一会儿又哭了一阵,好容易平复下来便开始老老实实招供。
而真正令黄少天心神不宁的,是姜冯最后几句话。
“在(某个域名不想编了)里输入(某个账号)和(某个密码),里面有一份文档,你拿着它去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受到特级保护,当然你也可以用它换取巨额财富,随你心啦。哦,文档放着可不犯法哦,你最好不要交给门外那个。虽然败给一个仅是拥有天赋的小朋友身上我有点不愿接受,但是啊输了就是输了,那个文档现在属于你了。自由、财富、权力,只要你想要都会是你的。小朋友,好好想想吧,毕竟你现在一无所有。”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黄少天将拥有的一个新的选择。这是一个能实现它梦想的新选项,一个和在警局做一辈子自己不熟悉的工作相反的选项。

灯亮了,是卢瀚文的声音。“黄少?”
黄少天把头从被子里露出来,“我在。”
卢瀚文走过去递给他一个纸袋:“给你准备的证件和手机。还有一些要过两天才能出来,你当真的用就行了,不违法我都能帮你圆回去。”
黄少天接过袋子道了声多谢。
卢瀚文:“新手机我给你装了卡,录入了精英小队的电话,你最好群发条短信通知一下他们你的手机。”
黄少天:“小卢,你真的好贴心噢!”
卢瀚文:“应该的。”
(这里补充一个前景,精英小队指的是宿舍九人。是局里自己编的名号,宿舍里的精英们也接受了这个设定,并且主动推了支队队长喻文州兼任精英小队队长这个虚职。这也就是前文所说的一个队九个人一间宿舍的问题,才发现自己没解释....)

卢瀚文送完东西就回自己床上睡觉去了,他今天也是累惨了。黄少天窝回被子里乖乖群发了短信,然后开始研究新手机。
除了卢瀚文之外的七人都依次回复了“知道了”“好的”一类的话。
最后迟迟回复的是喻队。
[我:我是黄少天,请存个号码。
喻文州:半个小时后带你出去吃饭?]

什么意思?【恋(星野源)】bgm出现的时机依旧很是恰当。


-未完-


(4)名为喜欢的心情(完结)

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b4e7ee

【喻黄】BGM是最重要的!(2)

(1)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a3e099

(2)正义化身黄大爷


正文:



-------

“不是他。”黄少天啃完最后一口凤爪,如此说道。

喻文州把纸递给他。“擦嘴。”

黄少天接过纸擦了一下,纸上瞬间五颜六色七彩斑斓,啊,有点尴尬。

喻文州:“你听到什么歌证明他不是凶手的。”

黄少天:“什么都没听到。”其实并不是。

黄少天的耳边不断回放着各类日韩中美英的恋爱系少女心泛滥砰砰小甜歌。如果李德华是凶手,那这凶案地位太低了吧,竟还比不上......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突然捂脸。

喻:你怎么了?

黄:没事,只是差点接受了一个奇怪的cp设定。

喻:??

黄:没事没事,我什么都没听到,真凶大概不是他。

喻文州将黄少天吃完的快餐盒收起来装进袋子里,用右手拎起来,左手敲了敲玻璃。接着回头冲黄少天说:“走吧,请你吃饭。”

黄少天:“可我才.....”

刚吃过啊。

-----------

“喻队不吃吗?”警员小曾问道。

喻文州把最后一个盒饭分完,摇摇头,说:“我晚点吃,你们先吃着,今天有得忙。节约时间,大家边吃边听我说点事情。”

喻:“在此之前,先给他(黄少天)拿把凳子坐。”

小唐:“这是....?”

喻:“手续还没下来,黄少天先生未来将作为编外人员协助案件推进。相关详情过几天我将会特地说明。”

黄少天接过椅子坐在靠墙的边上,冲大家微笑。

看着台下制服笔挺的刑警们,黄少天忍不住地羡慕。

[G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刑事侦查支队],战绩斐然破获多起重大刑事案件,能力极强赞誉极高。喻文州作为支队队长一个人带领着七八十个刑警做出今天这样的成绩,这么很了不起啊。我们黄少天审度自己,还是一条咸鱼,有些难过。 

这个时候不要播二胡就好了。黄少天如此吐槽。


喻文州并没有理会在墙壁边突然忧郁黄少天,在白板上详细介绍着案件。

“由于超市内部全部被炸毁,我们无法获得最为关键的直接证据证明李德华就是凶手。街道对口幸福超市的七个监控录像回放再检查一遍,带着黄少天。”

黄少天:“啊?我?我干嘛?”

喻文州:“去审查监控抓犯人。”

黄少天:“哦。”

众人:被喻队钦定的感觉啊.......这个男人怕不是很强。

喻文州接着说:“对受害人家属的安抚和应对媒体的说法晚些时候梁易春会来专门说明。老郑,你带几个人着重调查李德华先后两次进入超市之间的时间空隙都去哪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可以从李德华的工作单位入手,麻烦你们。小唐和小安‪明天‬抽空联系本市的矿山开采商要求检查他们库存炸药量,记得带车费发票啦,再忘不给报销。还有林.......”

第一次参与这样的工作,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领导人物。黄少天感到自己有种油然而生的敬佩。果断干练、井然有序、面面俱到、思虑周全、将控制力大范围覆盖全场,这样强大的领导力所引导出的巨大人格魅力完全能够吸引女性男性双性无性各类性别的追随啊。

黄少天这一刻感觉有些沦陷。

黄少天:奇怪,原来我吃这个类型的吗?

---------

“先放案发当天的录像吧,八倍速。”郑轩手把手地带着新人小章,而更新的新人黄少天黄先生则一本拘谨地坐在边上一本安静。

黄少天表示一定要好好闭嘴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省得暴露他第一次参与刑事案件的真相。

“七个监控对口,39小时。这要看到什么时候啊。真是压力山大。“

压力山大?这年头还有人说这个?黄少天狠狠吐槽。在心里。

“郑轩前辈,这个人同手同脚诶。“

真的诶。黄少天假装自己在接话。

“好好看录像不要管这些。”

“哦......”小章红了脸,想起自己在喻队钦定的神秘大佬面前乱讲话,完全不专业的样子,肯定被狠狠嘲笑了吧。

而黄少天这时候想的是,还好没有说出口,不然肯定被小章和郑轩发现自己是个门外汉完全不专业了吧。

半个小时过去。“好了,嫌疑人走进超市了。”

“等一下,“黄少天忙喊。“暂停暂停暂停暂停!”

小章被吓了一跳连忙把监控暂停。

“晚了晚了往后退,退一点....对对对就这里。”黄少天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监控录像,“就是这个人。”

郑轩奇怪:“他怎么了?挺平常的啊,也没有进超市。”

“这个人的B......”黄少天猛的一顿。“唔.....这个人身上的气场不一样。”

郑轩:????

小章:??!!!

令人尴尬的是,黄少天指认的凶手并没有走进超市而是跑到隔壁买了面包离开了。郑轩和小章两人很有默契的选择沉默,大佬被打脸这种事,想想就很难为情。

“超市又不是只有一个门....我看看.....一般情况下剩下两个门会选择哪个呢......”黄少天聪明的小脑袋开始转起来。

郑轩&小章:开始强行解释了吗.....大佬也这么可爱的啊。

“小章,你把对口这两个门的监控全部掉出来吧,节约时间一起放,从刚刚那个人离开面包店的时间开始。”

小章有些犹豫:“我觉得还是别纠结了吧,重点.....重点是李德华对吧。对吧郑前辈。”

受到小章暗示的郑轩正准备接茬帮黄少天掩饰尴尬。被黄少天打断:“听我的,开三十二倍速,耗不了多少时间。”

郑轩心想:怕不是来了个麻烦小少爷....压力安第斯山大啊.......

--------------

“你们听我的,不然放一百二十八倍速行不?”

“一百二十八倍速!哥你喜欢看残影的吗?!”

“我眼神好不行啊!你这个小章怎么那么不懂事,你不调是吧,你不调我来。”

黄少天和小章还僵持着。郑轩及时开口:“让他看吧。”

黄少天一听,歪着脑袋一脸的得意,眼神暗示小章把位置让开。

郑轩看着手机屏上刚收到的回信,陷入思考。

[喻文州:都听他的。]

黄少天戳戳小章:“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四个怎么同时播啊。”

小章撇撇嘴,但还是乖乖地操作电脑合并四个视频并调到了八倍速。

黄少天说:“干脆调到120x吧。”

小章震惊:“疯了吧!这么快你哪里看得清什么,退十万说你就是看到了也完全来不及暂停啊。还得回放。更耗时间。”

黄少天拿过鼠标,“那我自己来。”

研究了一下把视频调到120倍速,右手搭在鼠标上食指抬起准备按下,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监控。

事后,据目击者郑先生口述,当时气氛变得异常凝重。

郑先生原话称:“就像一个寒光出鞘蓄势待发的剑客。”

几年后小章和儿子吹逼的时候原话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快的操作,妈的,真厉害。那监控快的跟闪现似的,我连人影都没看清。人家边聊天边操作,四个视频四下暂停我就听到了一声鼠标敲击声。”

小章儿子完全不信。

小章这辈子从没说过这么真的话,他从没见过手速快成这样的人,也没见过话多成这样的警察。

画面回到警局,黄少天指着监控不断咋呼:“看到没,这里这里,就是这个人,他进超市了吧!换了件大衣还以为我不认得了?也不知道你黄大爷火眼金睛手速如飞,还逮不到你了?这位凶手你听好了,正义永不迟到!你黄大爷我,就是正义的化身!!!!”

小章&郑轩:..........

----------



“正义化身黄大爷”的名号在郑轩和小章的传播下火遍了全警局,警局一众对“气场变了”的说辞都表示强烈好奇,这暴力推理之下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成了支队里一个星期以来热议的话题。


画面回到监控室,听到消息的喻文州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个行迹诡异的男子。

黄少天说:“你看这人,鬼鬼祟祟地,明显就有问题,赶紧去把他抓起来啊还看着监控干什么?”

喻文州站起身来把椅子让给黄少天,示意郑轩和小章一起坐下,自己扶着黄少天坐着的椅子站着。

黄少天注意到,这个人好像很喜欢这个姿势。总是喜欢在自己身后再开口说话,这样有助于思考吗?


喻文州说:“没有直接证据我们不能逮捕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寄托在卢瀚文那里了。”

黄少天:“小卢?”

正说着,卢瀚文便跑了过来。

卢瀚文把两张报告单拿给喻文州,自己停下来喘气。黄少天见状,连忙起身让位置。卢瀚文点头致谢,坐在椅子上平复呼吸。

黄少站在喻队旁边用眼睛瞄这份报告。这么急地送来,报告上写的是什么。


卢瀚文说:“喻队,不能等了,必须立刻逮捕他。爆破狂人姜冯。流窜我省保守估计已有三个月,必须立刻出警。否则.....否则后果....”

喻文州合上报告。

“郑轩,你去通知宋晓李远于峰三人让他们组织起三个十五人小队带上枪械跟我走。小章你去通知市局请求增援。小卢辛苦你一下做你能做的一切事。”

黄少天:“我呢?”

喻文州:“.....你留守警局。”

黄少天:“如果他会伪装.....”

 

“........”喻文州果道,“郑轩给他带一套防弹衣。”



(3)喻hug.jpg

http://zhuoshuaiqi.lofter.com/post/1f27e183_11b0b90c